站內搜索 :
  您的位置  首頁 >> 科技人物 >> 院士風采 >> 正文
兩院院士王淀佐:砂里淘金六十載
[來源:本站 | 作者: | 日期:2013年7月29日 | 瀏覽4151 次] 字體:[ ]

    


王淀佐,中國科學院和中國工程院院士,美國國家工程院和俄羅斯科學院外籍院士;

    從事礦物加工與冶金研究工作60余年,尤其在礦物浮選和浮選化學、浮選藥劑研究中有系統的創新性成果;

    先后擔任中南工業大學校長、北京有色金屬研究總院院長、中國工程院副院長,為國家培養了大量的工程科技人才,對中國礦物工程科學技術發展作出重大貢獻。

    問他成功的秘訣是什么?回答很簡單:一是“咬定青山不放松”,一旦入手,不輕易放下,不見異思遷;二是“任爾東南西北風”,不計一時一事之得失,不管個人暫時的毀譽榮辱,即使身處逆境也決不灰心喪氣;三是帶領團隊通力合作,優勢互補。

    成就始于青年立志

    從17歲開始,王淀佐就從事礦物加工技術工作,“與石頭打交道,砂里淘金,一干就是60多年”。

    1950年,王淀佐初到東北有色金屬工業局工作時,只經歷過短期的業務培訓。為了彌補專業基礎知識,他就在學中干,干中學。

    “由于沒有系統地學習過專業知識,在工作中遇到了許多難題。”王淀佐迫切渴望獲得更多的機會學到更多的本領,為新中國的礦業發展作出更大貢獻。

    王淀佐堅信:“一個人要想在科技事業上有所成就,在青年時期就要樹立服務人民、報效祖國的遠大理想。”

    1956年,23歲的王淀佐在工作6年后,考入了中南礦冶學院(先后易名為中南工業大學、中南大學)。

    在大學里,那些系統讀過初高中的同學年齡普遍比王淀佐小,學習數理化基礎課比他輕松很多。于是,王淀佐下大功夫,補做了大量的課內外作業,咬緊牙關,學完五年學制的30多門課程。同時,王淀佐閱讀了英、日、俄語的大量專業書籍,做研究型的學習,還和系里的老師一起做科研課題。

    1961年,王淀佐以優異的成績畢業,留校任教。

    浮選藥劑是畢生事業

    浮選藥劑的研究,是王淀佐癡迷一生的工作。

    “沒有現代礦物加工科技的支撐,就不能提供發展需用的各種金屬非金屬材料,就沒有今天的工業化和現代化。”王淀佐說,我國礦產資源極其豐富,但貧礦多、細粒礦多,礦物共生組合、礦石結構和化學成分等甚為復雜,因而中國的選礦工藝科研項目常常是專業領域的世界級難題。

    從事這項研究除了必須了解前人已有的工作之外,還需要有一定的有機結構化學和量子化學知識。對于沒學過相關課程的王淀佐來說,又要從頭學起。他閱讀大量外文文獻,將讀書、計算與科學實驗相結合,鍥而不舍地沉浸其中幾十年,一心只為找到好藥劑來提高選礦效率。

    “文革”期間,埋頭業務并稍有成績的王淀佐被冠以“白專”、“名利”之帽,面臨極大壓力。當時為了躲避批判、指責,他曾用筆名發表科技論文;實驗室關閉不能工作,就在家里關起門來計算推導。

    由于差不多每天晚上都12點以后才睡覺,長時間過度的腦力勞動讓他40多歲起便經常偏頭痛。

    “我的中國夢,就是把中國的工業和現代化搞上去。”正是這個夢想支持著王淀佐堅持科研六十年如一日。

    科研管理雙肩挑

    在我國科研成就卓著的科學家中,王淀佐是一位“雙肩挑”類型的專家。

    1984年,他被任命為中南礦冶學院副院長,從此走上了“雙肩挑”的崗位,一方面做教學科研,一方面做管理工作。一年之后擔任院長,負責學校全面行政工作。

    之后,王淀佐調任北京有色金屬研究總院院長,舉家從長沙遷回北京。

    “這期間我主要做了兩件事情。”王淀佐回憶說,一是推動應用型研究機構轉制辦產業,確定半導體、粉末、冶金、有色金屬加工和稀土5個產業方向;二是重視隊伍建設,積極提拔年輕人。

    1998年至2006年,王淀佐擔任中國工程院副院長。

    中國工程院是我國工程科技事業的最高學術和決策咨詢機構,其工作重點是為國家重大工程決策發揮思想庫的作用。王淀佐秉持“院士不光是個牌子,要為國家干點事”的想法,積極組織工程院院士為國家發展出謀劃策。

    至今,已多次因病入院的王淀佐仍以“螺絲釘精神”自勉,“干一行愛一行,擰在哪里都要閃閃發光”。“我愿意繼續努力,活到老學到老,發揮余熱,盡我的所能再多做一些工作。”

(中國科技網)


責任編輯:時時彩平臺推薦

相關文章

  • ·沒有相關文章

相關專題

  • ·專題1信息無
  • ·專題2信息無
無標題文檔
本站訪問量(自2013年8月1日起): 疯狂世界盃返水